糯米青团

世界很大,大到离开后找不到你;世界很小,小到一转身就遇见你

落花

第三章


   由于我最近成绩下滑,所以偶尔才会更文,请见谅。

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薛洋皱了皱眉,想从床上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 红衣人,连忙扶住他,“喂,不要心急嘛,你身上这么多伤要修养几天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薛洋挣了挣,却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他的怀抱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在让别人告诉自己名字前,你是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呢?”红衣人挑了挑眉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薛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喝,我叫君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听过。”薛洋咧了咧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没听过肯定是正常的,我平时都待在这山谷里,几乎不会出去。”红衣人笑了笑,摸摸薛洋的头“话说,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面色一僵,摇了摇头“没什么,欠一个人的,现在换回去罢了。”薛洋拍开君末搭在他头上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我该叫你什么?洋洋?薛洋?阿洋?”君末收回自己的手,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洋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想吃的?我去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我要吃糖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!好~”

---------晓星尘的分割线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子琛,你说薛洋为什么要把我带到义庄。”晓星尘皱着眉,问宋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能……是因为愧疚吧。”送了低着头,不敢直视晓星尘的眼睛,因为那是薛洋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愧疚有什么用,难道愧疚那些无辜的人就可以活过来吗?”晓星尘气愤的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算了,别气了,我们先走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
落花

第二章


括号()表示心理话


括号【】表示我说的话


     三日后,晓星尘果然醒了。


     “嗯……”(阳光好刺眼啊……等等,我能看到东西了?)

晓星尘睁开眼睛,看到义庄内熟悉的场景。


     “星尘?你醒了?”宋岚看着晓星尘,不敢置信的说。“子琛!你能说话了!”“嗯”


      晓星尘从棺木中做出来,问到“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?”


      “是……”“是我带你们来这里的。”


      宋岚话还没说完,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薛洋就接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 “薛……薛洋?!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晓星尘扶着棺木的边缘,警惕地看着薛洋。


      “呵,道长,如果不是我的话,你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呢!”


      “你……你想怎样!”晓星尘的双手在不停的动,仿佛在寻找什么。


      “道长是在找这个吗?”薛洋从身后拿出一柄银白色的剑。


      “把霜华还给我!”晓星尘抬起头,冲薛洋叫到。


      “急什么,又不是不还给你了。”薛洋摸了摸霜华的纹路,手一扔,把霜华抛给了晓星尘。


      “喂!宋岚,赶紧把他带走,愣着干嘛!”薛洋扭头冲宋岚喊到。


      宋岚看了薛洋一眼,拉住晓星尘的手臂,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 薛洋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小,叹了一口气,背上降灾,走了出去。

----薛洋和晓星尘的分割线---------


     “子琛,我的眼睛是哪来的?”晓星尘问旁边的宋岚。


     宋岚脚步顿了顿,“是薛洋从一位公子的身上取走的。”


     “他还是这么可恶!”晓星尘愤愤到。“那……他自己的眼睛……”


     “是在炼化走尸的时候弄瞎的。”


      “嗯”

--------薛洋的分割线---------


      薛洋因失去一魂,身体变的格外虚弱,他走到一片树林里,正打算休息。


      “吼!!!!!”只听林子里穿出一声吼叫,一只妖兽窜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 薛洋拔出降灾,迎上妖兽。


       可是,因为身体太虚弱,不一会,身上便有好几处挂了彩。


       薛洋不远处的一棵树上,一个红衣男子坐在那里,津津有味地看着这场打戏。


       正当薛洋撑不住时,一道红色的剑光闪过,妖兽顿时被劈成两截,而他自己也因为体力不支,晕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 红衣男子从树上跳了下来,抱起薛洋,从妖兽身上拔出剑,御剑飞走了。


落花

第一章

  

    第一次在乐乎上发文,有什么不对的请指出。

    本文私设:

    瑶妹没有死

    洋洋没有断臂

    会有原创人物出现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 薛洋背着晓星尘,回到了义庄,把他放在棺木中。


       “喂!宋岚!”薛洋冲宋岚喊道“把锁灵囊拿过来。”


       宋岚迟疑片刻,在地上写“你确定可以复活星尘?”


       “啧”薛洋不耐烦的皱了皱眉“确定,快点把锁灵囊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宋岚把锁灵囊递给薛洋,“你先出去等弄好了你再进来。”“好”宋岚走了出去,把门关上。


        薛洋见他走了,马上来到晓星尘身边。他轻轻的摸了摸晓星尘的脸,“道长,你马上就可以醒过来了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 说完,便拿起降灾,在自己手腕上狠狠地划了一刀,顿时手腕上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他用自己的血在棺木周围画了一个奇特的阵法,然后把锁灵囊放在晓星尘身上,自己走到阵法边缘,开始念咒。


         当他把最后一个句咒语念完时,阵法红光大放,薛洋口吐鲜血,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痛苦。



         良久,阵法的红光暗淡了下去,棺中的人也有了呼吸,面色变得红润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棺木前,紧紧盯着晓星尘的脸,笑着说“这可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说完,便把自己的眼睛挖了出来,安在晓星尘的眼眶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宋岚,你进来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宋岚来到房间里,看着薛洋满身的鲜血和那双空洞洞的眼睛,一时楞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了?”宋岚在地上写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,只是血放太多了,至于眼睛……是我欠他的。”薛洋并没有把自己用地魂给晓星尘补魂的事说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还有三天救可以醒了,等他醒了之后,带他离开义庄,不要告诉他是我救了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扶着墙,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房间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宋岚看着薛洋那微微颤抖的肩膀,竟觉得有些可怜。